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第一序列 > 974、此日騎鯨去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洛城還未到清明,但街道上所有人都面帶哀容。

    每個人胸口都別著一朵白色的小花,祭奠那位受人尊敬的長者。

    青禾大學校園外面那條街道的十字路口清清冷冷的,人們路過時會在街口放下一束鮮花,整個洛城春季剛到,綻放的牡丹和迎春花,全都被摘到了這里。

    仿佛一片花海。

    有人說如果江敘先生還在的話,一定會批評大家的,花本在枝頭,不該全都摘過來的,大家遠觀欣賞即可。

    但有人反駁,若是江敘先生不在了,那誰還有賞花的心情?

    青禾大學的學生們站在街道上默哀,好些個學生哭的昏厥過去,直到那天下午江敘出事之后,他們才意識到江敘為何突然要上那一課。

    原來是最后一課,原來江敘先生預感到了自己的死亡。

    可是,就在他死亡前的一個小時之中,江敘都還談笑自若,在校園路上行走著遇到同學打招呼,他還會很和藹的回應。

    所以,他提出自己想一個人走走,也是怕張辰統被他連累。

    一個人明知自己將死還能如此淡定自如,這才是最大的坦然吧。

    這一天,洛城滿城哀慟,這個時代里能做到這一點的,唯有江敘一人。

    不僅僅是洛城之內,就連洛城外也是如此。

    如今因為北方戰亂的緣故,好些人向著南方周氏逃難而去,他們在逃難路上得知江敘死亡的消息,也會專程步行到洛城外面放下一束鮮花。

    但人們對于江敘之死的看法,絕不是哀悼那么簡單,與哀容相對應的,則是憤怒。

    距離江敘之死不遠的街道上,人們拉起橫幅譴責王氏,甚至有人找到王圣知的肖像開始當中焚燒。

    他們所做的這一切,都只是因為難以接受江敘的突然離開。

    這個時代,是一個不幸的時代,只因為災難從未離去,人民流離失所,道德開始崩壞,法律蕩然無存。

    然而這個時代也有屬于它自己的光輝,正因這一切艱難,才誕生了那黑暗縫隙里的光明。

    洛城之外,羅嵐和周其手提花圈到來,他到閘門處遞交了自己的簽證文書,這是慶氏早就為他辦好的東西。

    只是駐守在閘門處的洛城衛戍部隊看到羅嵐證件便驚異了,羅嵐?慶氏的那個羅嵐?

    要知道現在所有人都認為是王氏殺了江敘,都認為王氏已經瘋了。

    而慶氏作為王氏一直針對的財團,羅嵐這個時候突然跑到洛城來,真的不怕死嗎?!

    王氏距離洛城最近的壁壘,驅車趕來不過三個小時的時間,若是王氏大軍趕來,羅嵐幾條命都不夠死的。

    守門的士兵看了一眼羅嵐提著的花圈,只見挽聯上寫著簡單的話:

    此日騎鯨去。

    何年化鶴乘。

    進城之后,羅嵐在眾人的目光中緩緩而行,一路走著朝江敘出事的地方走去,因為還沒有開追悼會,所以他的花圈只能送到那里去。

    至于追悼會能不能參加,這取決于他那個時候還有沒有活著。

    不過,現在羅嵐懶得思考那些事情。

    平日里,羅嵐穿的都很痞,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一個財團的大人物,反而更像是個混地下世界的大梟。

    而今天,羅嵐穿上了黑色的西裝,反倒看起來格外的肅穆與莊重。

    關于羅嵐抵達洛城吊唁江敘的事情慢慢傳開,當羅嵐走在街頭的時候,所有人都會下意識的與他保持距離。

    雨中,羅嵐眼睛目視前方,他來到江敘出事之地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說道:“老先生,我從很早的時候就開始看您寫的文章了,心中一直非常仰慕,我身在財團也見過太多太多黑暗的、灰暗的事情,所以我比他們更清楚,想要在這個世道堅持您所堅持的原則,有多么困難。”

    “我知道您和小粟的關系好,我和他是非常好非常好的朋友,所以也算是您的晚輩吧,如果您的英靈還在這里,請您接受我的呼喚。”

    可是,羅嵐說完之后等了半天,這個世界也沒有絲毫改變。

    他最終嘆息一聲,看來江敘是不愿意理會他了。

    事實上英靈神殿這個能力,對于逝者是非常殘酷的,人死不能復生之事本就是天地規則,所以復活也同樣要遭受懲罰。

    在英靈神殿中,所有英靈未被召喚出來的時候都必須陷入沉睡,那是無邊的黑暗,他們生命里僅剩下一件事情,就是保護英靈神殿的主人。

    能力的宿主會變的越來越強,但這對于英靈這樣曾經活生生的人來說,其實是非常殘酷的。

    羅嵐曾在61號壁壘里覺醒,并召喚了12位英靈,可那都是追隨他很久的老部下了,而且英靈們為了保護他,才甘愿成為英靈神殿里的一員。

    而且,英靈神殿的宿主召喚英靈時,本就是平等對話,若是對方拒絕,宿主也沒法強行召喚。

    羅嵐怔怔的望著滿街的鮮花,他再次深深鞠了一躬:“如果幾天后我還沒死,再到追悼會上看您。”

    此時此刻,距離這里四百米的高樓上,正有一名身穿黑衣的狙擊手從瞄準鏡中默默的觀察著羅嵐,他耳中帶著白色的耳麥,并說道:“可以射擊。”

    “允許射擊。”

    然而就在這時,狙擊手忽然感覺背后有巨大的力量將他硬生生給提了起來,狙擊手扣下扳機的瞬間,槍口突然歪斜。

    狙擊手倉皇回頭,卻看到一名面沉如水的少年將他提在手中。

    狙擊槍聲響起,街道上的羅嵐驟然看向高樓這邊,當他看清樓上少年的輪廓時,一顆懸著的心便重新放了回去。

    任小粟來了,就像是羅嵐每次九死一生的時候,對方都會如約而至一樣。

    羅嵐站在原地笑了起來:“這下該我們和那些魑魅魍魎好好算賬了。”

    周其若無其事的說道:“你也就仗著任小粟這殺坯來了才敢這么說。”

    “那不然呢?”羅嵐反問道:“被你保護,我根本沒什么安全感啊……”

    與此同時,槍聲不僅吸引了羅嵐的注意,也吸引了洛城里那些妖魔鬼怪的注意,他們發現狙擊手同伴被襲擊后,便有數百名黑衣人從居民樓中走了出來,影影綽綽的朝著大樓包圍過去。

    ……

    補更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