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王者歸來 > 第1219章 胸有成竹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戴維斯笑道:“我只能說努力吧,你應該清楚,西方這潭水太渾了,各方勢力盤根交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政冶漩渦,只要置身于這個漩渦之中,誰都很難敢保證自己能獨善其身,別說你,包括我和我的叔叔也是如此!”

    戴維斯這話倒并非危言聳聽,即便是作為最高長官的他叔叔,其實也是某個或者某些利益集團的代言人而已,而且四年一輪換,下一屆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范建明點頭道:“我的情況相比你很清楚,除了喬丹以外,在西方我沒有任何私人朋友,所以……”

    戴維斯說道:“在西方,千萬別以有多少朋友來衡量自己的能力,因為朋友一次對于西方人而言,簡直就是一種奢望。我也好,喬丹先生也罷,能幫你的很有限,畢竟這個世界上,需要我們幫助的人太多了。”

    好吧,這話說的貌似有點無情,但也是大實話。

    就這一點而言,范建明覺得戴維斯還算真實,不說值得信賴,至少可以交往下去。

    “戴維斯先生,你的話我已經很明白了,用我們東方的話來說,就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戴維斯點了點頭:“你有了這個思想準備,接下來的事就好辦了。否則,我真的很擔心,萬一將來在關鍵的時候,我自顧不暇,不能對你施以援手,你也就不會怪我,甚至懷疑是我出賣了你。”

    范建明笑道:“不會,不會。”

    戴維斯接著介紹道,西方各個利益集團雖然盤根錯節,善于見風使舵,在盟友和政敵之間,總會因為利益的關系,而不停地變換著角色。

    今天的盟友,也許就是明天的死敵。

    而明天的死地,很有可能在后天又擁抱到一起。

    雖然貌似很復雜,但也有規律可循,至少是分階段吧?

    就目前這一個階段而言,西方已經形成了幾股比較大的利益集團,也可以稱之為政冶勢力。

    第一方,可以說是最大的一股利益集團,也就是以戴維斯叔叔為代表,最高長官及其在政府部門任要職的這一撥人。

    不管他們的本質如何,在這一段時間,他們代表著的是西方國家的利益,可以暫且把他們視為是正義的代表。

    從目前的表面上來看,喬丹、霍華德和戴維斯,都是這個利益集團的一份子,或者說正在為這個利益集團服務,但實際情況也并非完全如此。

    那么接下來就是第二方,這些人包括喬丹、霍華德還有其他一些官員。

    目前他們把自己的利益,與最高長官捆綁在一起,卻又在尋求其他的出路,隨時發現并且準備依附新的最高長官。

    所以這些人現在所做的一切,并不全是服務于最高長官的。

    就說西海岸俱樂部的那個行動,看上去七位政要和大佬,都是目前最高長官敵對陣營中的中間力量,其實也是喬丹和霍華德等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而那天晚上的行動之前,屬于最高長官這邊的擁躉者,包括喬丹和霍華德他們私下的朋友,根本沒有一個人出現在西海岸俱樂部。

    第三方就是介乎于最高長官和反對派之間的那股勢力,他們的視力非常龐大,但卻不團結,沒有人形成獨自的力量。

    然而他們依附誰,誰的力量就會在瞬間變得無窮的強大,最高長官和反對派在謀求自己的利益同時,所要做的,就是爭取這股中間勢力。

    接下來就是第四方,也就是反對派。

    而這些反對派當中,又分了兩大派,一派是政冶派,他們就是想取而代之最高長官,可以說不分任何場合,不惜一切代價,不放過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對最高長官發起攻擊。

    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贏得下一屆的選舉。

    還有一派是經濟派。

    他們在政冶上也攻擊最高長官,但卻又與最高長官的家族,保持著一定的經濟接觸。

    與政冶野心相比,他們更看重的是自己的經濟利益。

    也就是說,對于范建明而言,他所面對的是這四方,一共有五個較大利益集團的勢力形成的漩渦。

    任何一方都想利用他,任何一方也有可能出賣他。

    而對于他而言,就像是面對一個輪盤賭,壓在哪一方上都有風險。

    因為就算他壓準了,保證其中任何一方,在暫時的爭斗中獲勝,可其他各方的實力并未被消滅,他們依然虎視眈眈。

    就算他們無法聯手對付獲勝的一方,但聯手對付范建明卻沒問題。

    而獲勝的一方為了保證自己既得的利益,關鍵的時候,基本上一定會犧牲范建明,以謀求與對方的妥協。

    換句話來說,只要卷入到這個巨大的漩渦中,范建明就是九死一生,幾乎沒有生路!

    戴維斯唯一贏得范建明好感的地方,就是把這一切全部攤開來談,雖然有甩鍋之嫌,但卻也是事實。

    他的意思非常簡單:我把一切都告訴了你,何去何從,由你自己選擇!

    其實細想一下,戴維斯和霍華德完全是一丘之貉。

    只不過霍華德是警察出身,職業的習慣讓他有種盛氣凌人的感覺,他自詡為能主宰范建明的生死,并以此要挾范建明替自己工作,簡單粗暴而已。

    戴維斯卻是換了另外一個面孔,完全是你朋友的身份出現,盡管告訴范建明,這個世界上誰也主宰不了范建明的生死,就看范建明自己的選擇了。

    然而言外之意,卻是讓范建明自己去比較,他是不是比其他的利益集團顯得更誠實,更可靠?

    而且他的叔叔是最高長官,是不是相對其他的利益集團而言,對范建明的生死所起到的作用更為關鍵?

    當然,最終如果他不能保證范建明的生死,范建明也沒有道理怨恨他。

    他已經把一切跟范建明說明,而最終的選擇又是范建明作出的。

    更可氣的是,戴維斯可是得到過董領導幫助的人,他卻沒有絲毫念及過去的舊情,幾乎是把范建明推到火上去烤。

    但他卻忽視了,或者根本還沒搞清楚,范建明可不是普通人。

    他的這種做法,對別人管用,對范建明沒用,因為范建明不需要任何政冶勢力和利益集團的保護。

    此時此刻的戴維斯,面對范建明的時候,有種看著被鐵籠子關著的一只猴子,所表現出的無可奈何甚至是絕望的感覺。

    但他卻不清楚,此時此刻的范建明在面對他時,覺得被關在籠子里的其實是戴維斯自己。

    更可笑的是,戴維斯不僅渾然不覺,還有些洋洋得意,就跟一個傻子似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