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四重分裂 > 第六百八十八章:留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呼后,語宸下意識地縮進了水里,一邊露著小半張臉在上面震驚地眨著眼睛,一邊咕嚕咕嚕地吐著泡泡,直接就把瑪麗娜給萌那兒了。

    “咳咳,忘語你不用這么激動,現在那里已經沒有人住了。”

    瑪麗娜強忍著撲過去抱抱面前這位小圣女的沖動,溫言安撫道:“都一百多年前的事了,我和卡琪娜當年也是聽幾個前輩說的。”

    語宸又吐了兩秒鐘泡泡才坐直身體,訕訕地沖瑪麗娜吐了吐舌頭:“我沒有很激動啦,只是被嚇了一跳。”

    瑪麗娜撲騰著游到語宸旁邊,掩嘴輕笑道:“怎么樣,是不是忽然有一種偶像幻滅的感覺?”

    因為近兩個月語宸來修女院時經常會問一些關于先代教皇路加·提菲羅的事,所以無論是瑪麗娜還是卡琪娜,都以為她很崇拜那位冕下,不過鑒于二人所知道的,也就是那些流傳在修女院里的事跡普遍都比較坑爹這一緣故,不忍讓這語宸三觀受到沖擊的兩位大修女也就刻意沒怎么提及。

    直到今天,瑪麗娜實在是沒法含糊過去了,這才給語宸科普了一下有關于那扇窗戶被封死的原因。

    “誒?沒有啊。”

    語宸卻是下意識地回答了這么一句,然后有些尷尬地撓著頭發訕笑道:“我確實是很尊敬提菲羅冕下啦,不過偶像的話......呃......是絕對不可能噠!”

    因為實在想不出什么比較含蓄的說法,所以這姑娘就乖乖地說實話了。

    且不說語宸本就不是那種會崇拜誰的性格,就算她是,也絕不會視一個九歲就居心叵測混入修女院、一百多歲還騙了萌新牧師20銅幣的人為偶像。

    “這樣啊,那是我們誤會了。”

    瑪麗娜歪了歪頭,攤手道:“因為忘語你一直對提菲羅冕下的事很感興趣,我和卡琪娜都以為你很崇拜人家呢。”

    語宸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一直以來的‘打探’有些太刻意了,連忙擺手解釋道:“不是啦不是啦,我雖然對提菲羅冕下的事很感興趣,但那只是因為......唔,因為夏蓮姐姐超級在意先代冕下的樣子,一聽到他的消息顧不得養傷就離開光之都了。”

    瑪麗娜長長地‘哦’了一聲,然后才莞爾道:“有關于這件事的傳言,我其實也多少知道一些,但是不太方便跟你講。”

    “為什么?”

    語宸好奇地眨了眨。

    “因為會挨揍。”

    瑪麗娜一臉嚴肅。

    語宸:“......”

    “嘿嘿,有機會的話,以后你會知道的。”

    瑪麗娜狡黠地笑了笑,然后隨口轉移了話題:“所以你對提菲羅冕下感興趣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

    語宸垂著腦袋沉默了半晌,才面色微紅地搖了搖頭,低聲道:“還有就是......瑪麗娜姐姐你也知道,黑梵他之前不小心走上了戒律之道,但是律令神術在教派內的傳承已經幾乎斷絕了,想有所精進的話非常困難,夏蓮姐姐和我也都是走的圣言路線,所以......”

    “所以你這兩個月總往修女院這邊跑,而且還那么關注提菲羅冕下的原因,根本就是為了想幫實力難以寸進的黑梵牧師找條明路吧?”

    瑪麗娜一邊在語宸柔順的發絲上涂著泡沫,一邊促狹地在她耳邊低聲道:“因為提菲羅冕下是教派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律令使用者之一,所以如果能有所收獲的話,十有八九能幫到你的小男朋友,對不對?”

    語宸輕咬著下唇,面色通紅地微微點頭,細聲細氣地說道:“我聽安布羅冕下說,提菲羅冕下當年就是在戰斗修女院研習的那幾年精通了戒律神術,所以才......唔......”

    瑪麗娜啞然失笑,柔聲道:“你呀,還是太見外了,早跟我們說實話不就好啦。”

    “不是全為了墨......黑梵啦!我本來也很喜歡這邊的氛圍!”

    語宸手忙腳亂地解釋著,用力擺手道:“而且這里的大家對我都很好,在大教堂那邊的話......”

    “壓抑無聊還有一堆臭男人,對吧?”

    瑪麗娜摟著語宸光潔白皙的肩膀,咯咯笑道:“卡琪娜一定會這么說的,不過也挺有道理就是了。”

    “誒嘿嘿......”

    語宸無言以對,只能傻笑。

    “乖乖別動,小心泡沫進到眼睛里。”

    瑪麗娜邊哼著小調邊幫語宸洗完了頭發,然后話鋒一轉,無奈道:“不過你可能要失望咯,或許提菲羅冕下確實是在這里領悟了戒律真諦,但據我所知,修女院里并沒有留存任何有關于提菲羅冕下的記載。”

    語宸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這樣哦......”

    “不過我會幫你打聽打聽的,拉著卡琪娜一起。”

    瑪麗娜輕輕拍了拍語宸肩膀,寬慰道:“實在不行的話,等夏蓮姐回來之后拜托她幫忙,一定會有所收獲的。”

    語宸微微頷首,然后忽然抬起手臂指向落地窗對面的第三宿舍,怯生生地問道:“那個,一會兒我可以去那里看看么?”

    “那里?”

    瑪麗娜先是一愣,然后才恍然道:“哦,你是說提菲羅冕下當年的房間是吧,這個沒問題,我和卡琪娜都能打開夏蓮姐設下的禁制,本來就會偶爾去打掃打掃什么的,帶你進去自然是沒問題,不過我要事先說明哦,那個房間本身并沒有什么特殊的,而且還被夏蓮姐砸爛重裝了一遍,如果你想找什么的話......”

    “沒關系,我就是想進去看看。”

    語宸糯糯地打斷了瑪麗娜,微笑道:“那一會兒就麻煩兩位姐姐了。”

    “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可麻煩的~”

    “嗯嗯!”

    ......

    半小時后

    游戲時間AM10:58

    戰斗修女院,第三宿舍二樓,某房間前

    “吶,就是這里了。”

    好不容易才平復完心情的卡琪娜大大咧咧地站在門口,抬手在半空中畫了一個散發著柔和白光的符號印在門上,然后不遠處那些小修女的注視下一把將其推開,對語宸努了努嘴:“這樣就行了,要不要我陪你一起進去?”

    因為瑪麗娜還有不少事要忙,所以陪語宸來這里的是卡琪娜,不過后者似乎對探究提菲羅冕下的房間這一活動興致缺缺,所以看起來有些無精打采的。

    “只是隨便看看而已,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的。”

    語宸莞爾一笑,然后便在答應卡琪娜一會兒好好聊聊私房話后小心翼翼地走進了房間,抬眼望去,正如瑪麗娜之前所說,這里完全就是一個普通的房間而已,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空蕩蕩的單人床、空蕩蕩的小木桌、空蕩蕩的大書架、精致小巧的女神像外加兩盆看不出品種的盆栽就是全部了,除此之外,這個房間甚至連一點多余的裝飾都沒有,要說有什么與眾不同的地方,那就是那扇正對著大浴池的、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經被釘死了的窗戶。

    語宸有些好奇地走近了一些,發現這扇窗子并不只是被釘起來那么簡單,周圍甚至還密布著數個若隱若現的‘光鎖’,上面還帶有一縷讓語宸頗為熟悉的氣息,毫無疑問是夏蓮親手布下的高階......甚至有可能是史詩階神術禁制。

    “嗯,不管怎么說,偷看女孩子洗澡這種事也太過分了......”

    語宸站在窗前低聲嘟囔了一句,然后便準備先調查一下旁邊的書架,打算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線索,雖然她很清楚這種可能性無限趨近于零就是了。

    結果就在少女剛準備轉身走開的那一瞬,她忽然在這扇充盈著曙光之力的窗戶上感到了一縷不協調。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這么覺得,但那一閃而逝的朦朧感覺卻還是讓語宸停下了腳步,有些迷惑地重新研究起了這扇窗戶。

    而當她集中精神開始仔細觀察后,剛才那若有若無的不協調感也變得愈加清晰了起來。

    很明顯,剛才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并非錯覺,盡管語宸無法做出解釋,但這扇窗戶無疑是有‘問題’的。

    如果將站在這里的人換成雙葉,再將窗戶周圍的神術禁制換成魔法禁制,一切就很好解釋了。

    在已經把魔法、元素這兩個概念幾乎研究透了的雙葉眼里,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一點都不難弄明白,那就是除了這扇窗戶周圍的神術禁制之外,還存在著一股與前者同源但形式完全不同的力量,盡管微弱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其層次與水準都高到令人發指,所以才會顯得有些突兀。

    在雙葉眼里,魔法本身就約等于施法者的簽名,哪怕是同樣的魔法,因為施法者的不同而產生一定區別,或許這種區別是微不可察的,但它卻實打實的存在著。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同樣是漢字,路人A寫的‘火球術’三個字與路人B寫的‘火球術’三個字絕對不會完全相同,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

    而神術,也是同樣的道理。

    兩者之間的區別,只在于語宸對于神術的了解與雙葉對于魔法的了解完全沒有可比性,所以自然不會理解其中的奧妙。

    但是沒有關系!

    就算沒有扎實的知識儲備,就算沒有縝密的邏輯理論,就算連最低級的神術【凝光矢】是怎么構成的都不知道,語宸也照樣能夠察覺到端倪。

    因為她是神眷者,因為‘晨忘語’這個角色天生就對曙光神力與黑暗神力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感知能力,所以就算一丁點兒基礎理論都不懂,她仍然能夠憑借這份喪心病狂的天賦發現問題。

    那么,問題究竟出在哪里呢?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夏蓮過去曾在這扇窗戶上所布下的神術禁制......被另一個人隱蔽地扭曲了。

    引用剛才那個手寫‘火球術’的例子,大概可以解釋為路人A先寫了‘火球術’這三個字,然后路人B把‘術’這個字的那一‘丶’擦了,自己補了個‘丶’上去,這樣一來,雖然乍看上去‘火球術’仍然是‘火球術’,但卻已經不是再是路人A的火球術了。

    當然,這只是一個例子而已,在現實中,這種在現成神術或法術上進行刪減修改的操作難度極高,至少比布下或者破解這兩個流程的難度高十倍!

    結果還真就有人做到了,而且還是在夏蓮這種級別的強者所設下的禁制上做到的。

    而看破這種手法的難度,也不亞于看破一個‘術’字的‘丶’是不是同一個人寫的。

    語宸做到了!

    于是乎......

    “這里,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呢。”

    完全沒弄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的語宸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輕輕按在了右下方的窗框處,小臉上滿是困惑:“難道是我的錯......哎呀!”

    下一秒,伴隨著一連串清脆的迸裂聲,半空中那一個個透明的‘光鎖’竟然飛快地消散了,與此同時,那兩扇原本被封死的窗戶猛地攤開,外面那個‘X’型的玄鐵板竟然也無聲地一分為二,仍然牢牢地附著在窗戶上,就好像......

    它早就被人悄悄切開了一樣!

    而下意識地抱頭蹲防的語宸,則在窗沿上看到了一行并不是很工整的字......

    【圣典第三十六頁第二段第五行、十八頁第四段第八行、第七十二頁第一段第六行,嘖嘖,這破玩意兒很簡單嘛。】

    沒了,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然后就沒了。

    “難道說......”

    語宸忽然瞪大了眼睛,然后飛快地從行囊中掏出了自己的特供精裝版圣典,飛快地依次翻開第三十六頁、第十八頁和第七十二頁,仔仔細細地參照著窗沿上的留言看向相關內容。

    意料之中的......毫無意義。

    原因很簡單,且不說第三十六頁的第二段第五行只有一個句號,她手中這本圣典的第十八頁和第七十二頁中那兩個對應段落根本就沒有第八行和第六行!

    內容完全對不上!

    但是......

    “可能只是我這本對不上而已。”

    語宸的反應也是飛快,在自己的圣典上研究無果后,她立刻毫不猶豫地把這段留言發給了墨檀,并在后面補充了一句話......

    ‘用你那本舊的試試看!’

    第六百八十八章:終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